乐鱼体育官方下载 · 2022年1月26日 0

带你深度剖析无人机与体育赛事的“相爱相杀”

据加拿大媒体报道,本月上旬在加拿大魁北克城举行的一项跑步比赛当中,一名38岁的女观众–斯蒂芬妮,被从天而降的重达2.5斤无人机砸到头,当场晕倒。随后她被送往医院,好在经过医生的抢救,她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这起飞来横祸还是给斯蒂芬妮带来了心理阴影,她表示,自己因为这场意外一直没有回去工作,还被迫取消了家庭旅行计划。

这已经不是第一起无人机在比赛中伤人的事件了。于是乎,我们可以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比赛当中都不允许使用无人机,理由是保护观众及参赛选手的安全。

其实近些年来,随着科技的发展无人机的应用范围逐步被扩大,近几年才被应用于体育赛事当中,而它们的关系也如一对“小情侣”一样,时而吵闹时而甜蜜。

2014 年索契冬奥会的滑板和高台速降的比赛就是使用无人机直播。这种比赛节奏快,也具有一定观赏性,无人机拍摄也能更好地为比赛本身增色。

美国电视台 Fox Sports 曾在2015年 3 月的一场摩托车障碍赛中使用了无人机直播。kok手机网页版登录该电视台的 COO Eric Shanks 对无人机直播的反馈非常正面,“我们肯定不会只将无人机直播用在摩托车比赛中,但用新的独特的视角,以及多个无人机机位同时拍摄一个快速激烈的摩托车比赛,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们对于这次直播学到的东西感到很激动,我会尝试更多。”

无人机还能做到传统高架和直升飞机拍摄无法做到的事情。例如,可以在体育场上空进行航拍、场边高架能够拍出低空视野但高度有限,即使体育场顶棚间可以通过绳索架上摄像机那有怎样?这些地方无人机都能去。而除此以外,无人机几乎能去到体育场任何地方。

美国一所以培养运动员着名的高中 Jackson Academy 从 2014 年使用了大疆无人机进行橄榄球训练拍摄。在训练中,无人机挂载运动相机在空中从各种角度进行拍摄,所有队员的运动情况都收录在内,以便给教练们提供一个完整的视角,主教练 David Sykes 认为无人机是“很好的教学工具”。类似的例子还有田纳西大学和俄勒冈州大学的橄榄球队,他们均在训练中使用无人机拍摄录像,以供队伍研究球员的队形和身体状态。

无人机优化体育训练已经渐渐成为趋势。有了无人机的高空全景视野,体育运动员能够真正看到那些优秀运动员在整个球队中如何跑位、时机的把握。这是其他产品不能做到的–直升飞机对于普通学校来说太贵也太大,而普通的拍摄三脚架也难以做到高空视野。

有趣的是,除了收集自己队伍的训练数据,无人机还曾被用作手机对手的训练数据。2014年 12 月,英国足球俱乐部曼联在训练的时候还发现了有人利用无人机“偷窥”球队的战术训练,最后曼联的主教练范加尔不得不加派保安在附近巡逻。2016年3月石家庄裕彤国际体育场上空曾有无人机持续停留,在永昌定位球训练开始一段时间后方才离开。疑似发生了主队被无人机偷拍的事情。

据日本共同社2016年报道,日本约有3.7万人参加2月28日在东京举行的马拉松比赛。为此,东京警视厅在比赛终点东京国际展览中心(位于江东区)实施了约400名志愿者参加的反恐演练。演练中,引进的可在空中捕获可疑小型无人机的“拦截型无人机”首次公开亮相。

据报道,演练设想在终点附近的随身行李检查处出现了手持放入炸弹的包裹和刀器的男子,警犬飞奔而出将其制服。包裹则用配有剪刀形状“机械手”的特殊车辆捏起,小心翼翼地被运送出去。

此外,演练还设想了停泊在终点附近东京湾的船只上飞起一架可疑无人机,由警卫船和巡逻船对无人机操作者发出禁飞警告。防爆队员让拦截型无人机飞向盘旋的可疑无人机,使用机身上拖挂的长约3米网兜将其捕获,并送至安全场所。

负责管辖终点地区的东京湾岸警署署长渡边晃就反恐对策说:“想贯彻落实金属探测仪及所持物品检查。”

ESPN 已经把“无人机竞速” (Drone Racing) 视作体育运动,但我们提醒大家:比赛用的无人机,与我们平日玩的航拍机是完全不同的。

虽然无人机竞速的速度感和刺激性,看起来很接近赛车,但实际上它与赛车有很大的不同。那是因为:无人机会飞。

无人机竞速的最大乐趣,是它有一条真正立体的赛道,大部份赛道会针对无人机能飞行这一点,设计出大量的起伏路线,而且偶尔安排快速穿过既定的狭窄道通,十分考验飞手控制无人机的技术,难度比起赛车有过之余无不及。

除此之外,无人机由于不会接触地面,所以它并没有“抓地力”概念,加上四轴设计使它转向的速度更高,所以在无人机竞速时,大部份时间都要以飘移的方式攻弯,但由于飞手并不像赛车手一样能亲身感受重心的转移,故此,飞手只能单靠视觉和直觉去判断无人机的重心变化,这十分考验飞手的专注力和警觉性。

无论从组装、操作难度和趣味性上,无人机竞速已超越了“玩意”的水平,得到广泛的关注。目前无人机竞速活动已经开始进入专业化,而这次 ESPN 对无人机竞速的重视,亦代表了其发展已得到广泛的认可。看来不久的将来,无人机竞速运动很大机会成为严肃而极具规模的商业化运动。

事件A:2016年6月,在皇马同马竞的欧冠决赛即将进入点球大战前,一家位于伊拉克的皇马球迷协会遭到IS组织袭击,有多达12名球迷被无情射杀。然而据《太阳报》透露,就在该起事件发生后,警方得到了另外一则让人震惊的消息,那就是IS组织准备在英格兰小组赛首战迎战俄罗斯时,在球场制造堪比巴黎的大型。

据警方透露,消息是从一个名叫萨拉赫-阿布德斯拉姆的人的笔记本电脑中获得的,笔记本电脑被发现的地方,则是在阿布德斯拉姆在布鲁塞尔的一处安全屋内。阿布德斯拉姆被认为是制造巴黎和布鲁塞尔事件的主谋,并且已经被警方逮捕,但这并不能排除,他的追随者继续实施计划的可能。

据悉,计划运用自杀式炸弹、、甚至是携带着化学武器的无人机,来对位于马赛的三狮球迷实施袭击。而警方担忧,即便阿布德斯拉姆当前已经被捕,他的追随者依旧会实施,而当地时间6月11日开打的英格兰同俄罗斯的小组赛,无疑已经成为了的首要袭击目标。

事件B:2016年欧洲杯法国当局将在十个赛场以及训练场设立禁飞区,并在15场比赛中使用反无人机技术。当局还针对人群可能遭受生化武器开展训练。

去年11月巴黎遭受,造成130人丧生。巴黎的法兰西体育场外当时发生三次炸弹爆炸,当时法国队与德国队正在进行友谊赛。自此以来,法国当局加强了安全戒备。

2016年欧洲杯安保负责人Ziad Khoury说:“我们所部署的安全技术可以干扰和控制无人机。” Khoury同时表示,此次的安保技术是以往体育赛事中从未使用过的。

此次,为了全面保障欧洲杯期间的比赛安全。安保人员将接受反无人机设备的使用训练,除了比赛场地外,训练场地、球迷区域都将安装反无人机设备。

事件C:2015年12月23日,国际滑雪联合会宣布,今后禁止无人机出现在其举办的高山滑雪世界杯各站比赛的现场。起因是在前一天的比赛中,一架载有摄像机的无人机坠毁在雪坡上,险些砸中滑雪名将马塞尔·赫斯切。

据说国际雪联负责男子赛事的总监马库斯·瓦尔德纳为此非常恼火,甚至发狠话说:“只要我还在这个位子上,无人机就别想出现在赛场上。它们对选手的安全有百害而无一利。”

事件D:2014年10月,在贝尔格莱德举行了一场足球赛,双方分别是塞尔维亚和阿尔巴尼亚的国家队,比赛进行到第41分钟,球场内突然飞进了一架无人机,上面悬挂着一面阿尔巴尼亚反对塞尔维亚控制科索沃地区的旗帜,该旗帜对体育馆中的很多人而言都具有政治敏感性。

由于这架无人机在飞到到场中央时高度非常低,一名塞尔维亚的球员便顺势将旗帜摘下,此举立即引起了阿尔巴尼亚球员的不满,冲突随即爆发。随后,情绪 激动的球迷也冲入场内参与斗殴,演变成骚乱的比赛被迫取消。

事件E:2014年4月,在澳大利亚西部城市杰拉尔顿(Geraldton)举办的EndureBatavia铁人三项比赛中,女选手莱亚·奥格登(Raija Ogden)头部被无人机砸中,被送往医院救治,被迫退出比赛。

吵吵闹闹有矛盾是正常的,如何在有摩擦之后设法解决才是关键,我们不妨结合下国内外的相关政策来分析一下。

英国:2009年颁布的《航行法》规定,禁止在人口密集区150米以内的高空使用无人机,禁止在超过1000人集会的场所上空150米以内或超过150米的高空使用无人机,禁止在有船只、交通工具或建筑物的地区上空50米的范围内使用无人机。有民航局许可的除外。规定还要求使用者必须对无人机进行直接的可见的控制,以免无人机撞到人群或建筑。

早在2012年,美国国会便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FAA在2015年9月之前制定出无人机的使用规范。面对这一要求,FAA的做法显得有些简单粗暴,他们基本禁止无人机在商业领域的应用。

直至今年6月,美国航空局已经发布公众期待已久的107部规章终稿,允许使用55磅以下的商业非娱乐性质的小型无人航空系统(UAS),107部规章将在8月底生效,规定只能在无人机操作者视线范围内进行昼间飞行,超视距飞行和在人群上空飞行无人机都被要求申请107部的豁免权。这是不是意味着申请豁免权,在获得允许后无人机将有可能重新回到体育赛事的“怀抱”?

2013年民航局发布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将各类无人机分为微型、轻型、小型、大型四种类型。根据该规定,要求重量大于7千克的无人机,飞行范围在目视视距半径500米,相对高度120米范围以外的驾驶员需纳入行业协会,乃至民航局的监管。无人机起飞重量小于7公斤或飞行高度低于120米、飞行距离不超500米,无人机驾驶员可以不持有合格证。此条一出,很多人都“欢欣鼓舞”,甚至一度传出了7公斤以下的无人机不受管理的说法。且不说凡是无人机的飞行均要遵守空中交通管理的规定,单说7公斤以下的无人机一旦出现事故,也要受到公安等部门的处罚。

2015年5月,中国足协通过官网发布了《关于禁止使用无人机等飞行器拍摄中超、中甲比赛的通知》。通知要求在未经批准情况下,在中超、中甲联赛人和赛区不允许使用遥控式无人飞行器对比赛进行拍摄。如因制作公共信号的需要,必须由赛区主播台提前30天提出书面申请。

部分比赛的组委会采取一定的行动进行管制,比如:先前厦门马拉松对无人机航拍有所管制,今年3月份举办的重庆国际马拉松,对此也有所行动,要求使用无人机就要经过审批。

组委会方面提醒道,“因为每年都有央视直升机航拍,空中是肯定会管制的,每次比赛期间,对于专业的媒体记者,我们会发放记者证件,他们会有专门的摄影区域。其次,摄影爱好者在比赛期间是可以照相的,但是不能进入到主席台、嘉宾区等我们限制的地方。”

不仅在体育赛场上对无人机应用有种种限制,由于无人机黑飞频繁发生,大家对其也是颇有怨言。民航局暂未授权任何机构作为7公斤以下的无人机的管理责任主体。前不久的成都无人机干扰民航机场事件,使得这个问题再次凸显,该由谁来管、怎么管,成为考验相关政策部门亟待解决的问题。

据宇辰网获悉,民航局飞标司将对《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AC-61-FS-2013-20)进行修订,修订版将增加管理机构管理备案制度,I、II类(7公斤以下)无人机运行时需要进行云系统备案。

如修订案顺利颁布,我国7公斤以下的民用无人机将进入“有法可依”的时代。而且无人机业界也多次组织会议探讨相关问题,希望能得出合理地解决方案。

首先,完善的法律法规和监管一定要尽快落实,可以吸取国外的经验,再根据自身的情况制定出合理且行之有效的方案。

其次,就是技术的不断完善了。无人机参与户外体育赛事的航拍,有可能会遇到各种气候环境的影响,如大风、雨雪、烟雾、沙尘。因此,提升无人机对抗不良环境的技术就尤为重要。除此之外,无人机的遥控信号抗干扰能力,飞行中的自主避障能力,均是影响无人机安全的重要指标,需要相关技术的不断革新与完善。技术的提升可以有效保障比赛过程中,选手和观众的安全。

再次,就是无人机的合理应用了,培养更多技术精湛的飞手。微型无人机的驾驶员,也要多注意自身驾驶技术的提高。毕竟新手上路都容易成为“马路杀手”,不管你开的是什么。多学习一些知识,甚至参加一些无人机驾驶员训练机构的系统培训,为他人安全着想的同时,也能够保障自己的无人机飞行事业,何乐而不为呢?

最后一点,大家用更宽容的眼观去对待它。给无人机机会去充分发挥它的优势,肩负体育赛事过程中的警务安防和消防应急的作用。这样,这个“不安全”的家伙,却成为了保障赛会现场安全秩序的“功臣”。没有绝对的利弊,重点在于对无人机优势的合理开发与利用。

虽然无人机频繁遭遇闯祸的尴尬,但它毕竟是作为新的科技产品应用到体育赛事的,而这一潮流也必将为人们所认可。通过各种尝试与努力,相信无人机在体育赛事的应用中,会有其正确的定位,这一对“相爱相杀的欢喜冤家”会在我们的祝福下,变成一个美满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