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鱼体育app下载客户端 · 2022年7月30日 0

莱茵体育转型转了个寂寞:业绩从最高峰下滑30倍

从最赚钱的地产行业转向体育行业,莱茵体育一不小心转了个寂寞:年营收从最高位的38亿元下滑到现在的区区一个多亿。而不知道是不是原来大股东持续减持让投资者信心不足还是其他原因,其股价一直保持在3块多钱左右。套用本山大叔的一句话,那是相当的稳定。

2022年1月28日,莱茵达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21 年度业绩预告,营业收入13,000万元–14,500万元,归属股东净利润为亏损8,000万元–11,000万元,而上年的亏损为7172万元。

莱茵体育的前身为莱茵置业,是一家以经营房地产业务为主的上市公司。2015年8月,莱茵置业确立体育产业发展的战略布局,经营范围、公司名称以及证券简称发生变更,全面向体育产业转型。

资料显示,莱茵体育为国资成都体育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占比29.9%;另一股东为原来的控股股东、莱茵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占比9.73%。

然而,转型第一年就遭遇巨亏。数据显示,2015年,莱茵体育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5.2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1.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5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33.42%;扣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了近24倍。

对此,莱茵体育表示是因为公司根据体育产业发展战略投资布局了六大平台,分别是体育金融平台、体育赛事平台、体育地产平台、体育网络平台、体育传媒平台、体育教育平台,目前正处于对外投资阶段,成本费用上升。同时因基于房地产行业发展阶段及公司战略转型原因,公司剥离了部分住宅业务资产,因被剥离项目计提减值损失等原因,导致全年利润同比减少。

尽管有大规模的体育方面的投资,但是莱茵体育的体育产业并没有出现高速增长,甚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年报显示,2016年,莱茵体育的体育运营板块全年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仅为0.46%。

雪上加霜的是,自2017年开始,莱茵体育营业收入持续下滑,反映其主业经营情况的扣非净利润则一直亏损。直到2019年,靠出卖资产才出现转机,依靠转让西部体育100%股权、莱茵小镇100%股权、香港莱茵投资100%股权等资产,莱茵体育获得非经常性损益收入1.52亿元,才让公司顺利扭亏为盈,实现利润2,602.95万元。但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仍然亏损12,588.93万元。

显然,靠出让资产总是不可为继的,毕竟也没有那么多的资产总可以出让。这也让莱茵体育业绩再次下滑。年报显示,2020年,莱茵体育实现营业额14,002.45万元,仅比上年增长1.58%,利润为亏损7,172.00万元,比上年减少375.53%。

而作为转型后的体育产业,自2015年至今,转型多年,至今仍未在体育产业方面实现盈利。年报显示,2020年,莱茵体育的体育产业实现营业收入3,477.46万元,占比营业收入的24.83%,而营业成本高达4,694.51万元,毛利为亏损35.00%。而地产以及租定业依旧是老大,全年营业收入9,495.87万元,占比67.82%。

在营收不断下滑的同时,原来的控股东股却不断的减持,让莱茵体育一度成为最稳定的股票之一,一直徘徊在每股3元多钱的位置,从未曾有过超越。

3月22日,莱茵达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持股5%以上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减持股份超过 1%的公告,股东莱茵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高靖娜女士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25,784,478 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 2%),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1,568,957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4%)。本次减持计划于2022 年 6 月 13 日到期。

事实上,作为莱茵体育原控股股东莱茵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高靖娜女士一直在出让股份。

2019年3月,莱茵集团与成都体育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莱茵集团以3.44元/股的价格将3.85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9%)协议转让给成都体投集团,转让完成后,莱茵体育控股股东变更为成都体投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成都市国资委。莱茵集团的持股比例降至17.8%,其中已累计质押17.55%的股份。

控制权让出后,莱茵集团继续减持其所持公司股份。2019年9月,莱茵体育公告称,莱茵达集团及一致行动人高靖娜计划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7735.34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2019年12月16日,莱茵体育法定代表人由高继胜变更为刘晓亮。

2020年3月26日,莱茵集团及一致行动人股份减持期限届满。期间,莱茵集团减持公司股份合计22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6%,高靖娜女士在减持计划期间内未减持公司股份,同时其公告表示拟继续减持不超过6%的股份。本次减持价格区间为2.94-3.64元/股,本次减持套现约8028.5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莱茵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在减持股份计划期间还将其所持股份再次进行质押。7月6日,据莱茵体育公告,莱茵集团将其所持股份的96.43%质押给南洋商业银行,高婧娜所持股份的100%也已质押。7月18日,前述股份减持计划时间过半,莱茵集团分别于5月15日、7月13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0.14%公司股份,高靖娜在减持计划期间内未减持公司股份。

莱茵体育表示,经过多年的发展,公司致力于打造更贴近全民健身产业的体育空间和内容,拥有集场馆建设管理、体育市场营销、场馆运营等业务为一体的专业性化团队,已成为一家具备体育空间全产业链经营能力的专业化公司。公司结合体育赛事的举办,大力推动全民健身运动,把体育、文化、旅游等资源聚集起来,积极布局产业“头部资源”,不断增强品牌形象和行业内的影响力。

本报告期,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002.4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72.0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75.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6,401.0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亏损49.15%。

2020年报显示,莱茵体育体育运营方面的收入为34,774,590.38元,占总收入的24.83% 。但经鉴君粗略的梳理了一下莱茵体育旗下与体育相关的子公司的情况,发现大部分都处于亏损状态。8家体育公司中,除了莱茵国际体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净利润有70余万之外,其余7家均处于亏损状态。

体育或者对于莱茵体育承载着太多的希望。但是在3年疫情之下,很多体育活动或者赛事均处于停摆状态,莱茵体育想要靠体育走出亏损泥潭,或许还需要耐心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