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鱼体育官方下载 · 2022年6月2日 0

央视《开讲啦》获2013年度最佳谈话节目

五个潮爸,五个萌娃,两天一夜,人在囧途,一档亲子户外真人秀,在一片转椅声和拍灯声中杀出重围,引爆中国独生子女一代的父爱话题,开创了电视湘军又一个现象级节目。它充满正能量,激发了国人对亲情的渴望和珍视,并让万千观众反思现代亲子关系。它独创了“去哪儿”语体,首创了将电视节目搬上大银幕的票房奇迹。

一位嘉宾,十五分钟演讲,十位青年代表,三百位观众,一个舞台,一期《开讲啦》。这是一堂偶像与青年的公开课,这里没有演讲台、没有演讲稿、没有提词器,这里只有真话、只有过来人语、只有掏心掏肺。一个不端不装的偶像与一群新锐的时代青年,在这里碰撞思想、寻找价值观、交换生命感悟,这是一场真诚而温情的心灵对话,这是中国版的TED。

中国第一档职业歌手竞技赛,把60后、70后、80后、90后唱将集结在同一个舞台,不问年龄出身成就,以歌艺定输赢。每期七首歌七种重新演绎,激活记忆中的旋律,让不同年龄段的观众都找到共鸣之音和情感焦点。歌手主持,歌手主唱,歌手主演,从幕后到台前尽是故事,把电视节目做成了最多人观赏的群星演唱会。

2013年最引人注目的萌大叔,一副CCTV主播的磁性嗓音+上海老克勒的儒雅外表+超级能演的上戏底子。他拥有26年艺龄和9家卫视13档节目的主持经验,沉稳、大气、幽默、有气场。在主打明星代际互动的《年代秀》中,他轻松穿越,跟60后的老姜和00后的奥特曼都有共同语言,中国人60年的光影记忆和风尚文化在他的主持下一一呈现。

这档根植生活的亲子真人秀,瞬间成为荧屏黑马,把观众目光从等爱的女嘉宾身上转移到缺爱的孩子身上。明星爸爸72小时单独照料萌娃,从一开始的束手无策到最后的亲密无间,缺席的父爱在这里补位,久违的童真在这里重现。他们不是在演戏,却演绎了当下中国社会最真实的亲子互动,也建立起日常生活中难得的默契亲情。

她是电视上最甜美喜庆的中国媳妇。从跟超级宝宝打成一片开始主持之路,做妈妈后转型成为“家政女皇”,5年来她耐心“叨叨”,陪你逛超市、下厨房、扫卫生,甚至手把手地教你给老公打领带。她把主妇关心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养生保健当成最高事业,源源不断提供妙招,融入诙谐与调皮,提醒你围着家庭转的女人也可以很可爱。

这档电视竞技节目,在鼠标键盘时代,重新琢磨汉字的横竖撇捺。它以央视播音员主考、语言文字专家裁判解说、32支代表队160名选手参赛的阵容,向“提笔忘字”宣战。它制造了公众与母语的亲密接触,赢得了推进中学语文教育和提升电视人文素质的双丰收。汉字背后听写者的故事,让汉字变得有体温,而同步参与的观众也领略到汉字之美。

从《媳妇的美好时代》到《咱们结婚吧》,从余味到果然,他以一个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小男人形象,将中国式“经济适用男”的彷徨与挣扎、勇敢与智慧诠释得淋漓尽致,在花样美男当道的荧屏中厮杀出一条血路,成功树立起“国民老公”的新标杆。在一个剩男剩女盛行的年代,他的存在就是一部现实主义情感教材,促使观众重新思考爱情与婚姻,自由与责任。

她是《贤妻》中的“豪门太太”韩大芸,在婆婆刁难、小三上位的婚姻危机中,完成了一场完美的逆袭。她是《老有所依》中的“夹心女”江木兰,在“421”家庭的养老困局中,做出了一次勇敢的抉择。她是中国好妻子,也是中国好女儿,在入木三分地展现着中国女性压力与尴尬的同时,更积极地为她们提供着自强自立的正能量。

2013年最纯真可爱的五张脸,害羞的Kimi、高情商的Angela、风一样的Cindy、纯爷们石头、温柔的天天,他们贡献了这一年电视上的最佳本色演出,第一次电视直播了7岁以下年龄组的喜怒哀乐和内心世界。在这场亲子线个爸爸是孩子们的最佳男配角——不是爸爸们成功地学会了跟孩子们相处,而是孩子们以爱接纳了他们。

一个首次执镜的摄影师、五个在校大学生,拍出了一部纪录片版《平凡的世界》。摄影师焦波带着平均年龄21岁的团队,在山东省沂源县杓峪村蹲点373天,他们拍的片子,和最真实的乡村生活只有一米的距离,也就是摄像机和被拍摄对象之间的距离。没有一个场景是经过设计的,没有一句台词是编的,一切都是线年中国纪录片界的最美收获。

它是国家电视台的第一频道,拥有中国最豪华的电视人才阵容,拥有最广泛的受众基础和收视范围。它是中国历史进程的记录者,中国前行步伐的观察者和推动者。它是舆论,它是喉舌,它是阵地,它的一举一动成为这个国家的符号和风向标。无论在新闻、生活还是娱乐界别,它都有过无数次改革和尝试,创下中国电视的诸多第一,它本身就是中国电视史。

它一鸣惊人,为全球华人立言,为中国观众打开新视窗。它以中国电视的观念刷新者面目出现:开创了主持人的明星化,以风格化栏目组合出最大效益;开掘了资深传媒人和文化人的第二生命,让思想积淀出节目的厚重感;开拓了语言的边界,促成了访谈、脱口秀、点评、辩论等形式的电视化,并以直播引领华人看世界。至今,它已楔入了中国电视新版图。

它是中国电视娱乐的创立者,是中国选秀时代的肇始者,是中国平民偶像的缔造者,是中国青年文化的引领者。它以《还珠格格》揭开电视剧娱乐时代,至今仍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它以超女成就最社会化的选秀模式,“越草根越大声”,启蒙公众表达。它以丰富多元的自制栏目,统治最广泛的收视地域、最年轻的观众群,成就了湖南卫视娱乐帝国。

它在全国卫视版图中独立开拓、后来居上,以谋划公共议题和全民谈资树立大台风范。它的定位契合全民的幸福感诉求,在情感宽频中呈现睿智、犀利、善意、启蒙。它以《非诚勿扰》折射时代心态,为80后、90后提供舞台,为60后、70后提供观察窗,营造情感关系,疏导价值观。它更有创新节目的冲劲,显示出中国电视旺盛的成长空间。

它以新闻立台起家,以娱乐大台华丽转身,以地方卫视之力打开全国格局,以上海气质树立电视性格。它最早开始资源重整,聚合成SMG的巨大能量;它最早开始全面制播分离,孵化出国内一流的节目制作公司;它最早打造海派电视风格,在草根和明星之间制造出融合维度。它让电视频道的娱乐战场从节目比拼延伸到影响力和气质的较量。

它用中国人难得的幽默感和平民视角连接着家事国事天下事,创造了一种“说人话”的电视语言。它让官员、名人和百姓在一个平台上共话家常,把国家大事举重若轻地拉成家长里短。它总能以最恰当的方式说出那些年人想说又不敢说的话。它既嘲弄权威,针砭时弊,又温情脉脉,讲真善美。它横空出世又黯然退场,它是中国电视业的遗憾和必然。

它开辟了一种另类的新闻漫话形态,以趣味代替结论,以丰富广博代替深沉深刻,以俗人之心侃天下之事。它影响了知道分子生活中的谈话风格,教会了他们百无禁忌,怎么有趣怎么说。它是F40阅人无数后世俗的智慧、通透的结果。16年间,F4已成F40,F40年华老去。不变的,依然是华语谈话节目的三个杯子和它深夜里微温的热度。

它是各色良家和妖孽女子的生产线,是宅男、渣男、优质男的流水线展示台,还有彪悍的丈母娘隐身其间。它是一部直播状态的中国社会生活剧,是娱乐化了的社会学样本。它是一档婚恋服务节目,却顺势出产并塑造择偶标准、生活态度,以及世界观。这个舞台,最诚实地表达着这个时代人们内心的温情、欲望、纠结和混乱。

从2000年的最佳新闻主播,到2008年、2009年的最佳时评节目主持人,再到2010年的年度知道分子,他不仅是中国电视新闻评论的最强音,更是电视传媒人的罕见标杆。他身处国家传播平台,以常识和责任感立言,既不悲观也不盲目乐观,总是恰到好处地表达出国情与民意。多年来,他始终在传媒现场,以理性思考与感性表达,成为社会剧变中称职的时事阐释者、中国梦进程中亲和的本土解说员。

他是中国电视脱口秀第一人,开启了中国电视的“三人谈”模式,摆着《锵锵三人行》的流水席,坐着一聊就聊了整整16年。这是一档说人话的节目,一场你没有插话但有共鸣的聊天,一种有热度有湿度有深度的时代旁白,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他独创的这种电视话语,令电视与生活中的知识阶层互换谈资与学识,率性又智慧,没有答案,只有启发,提供了比官方消息和民间话语更贴切的意见表达出口。

他是有价值观的主持人。他的价值观,体现在2003最亲民的新闻直播节目《南京零距离》里,体现在2010年、2011年和2012年连续三年的年度节目主持人功力里,也体现在为城市和民意鼓与呼的博客与微博文字里。他有草根情怀、公众立场和个性声音。他是中国电视荧屏上最世故又最真诚、最能言又最有节制的光头佬,幽默又温情。他掌控现场,给人表达和表现空间,给观众享受和回味空间,让当代国人的各种价值观零距离交锋。

她是电视主持界的永动机,她的节目是访谈类中的常青树。她有一种魔力,能让任何人在她的沙发上,不设防地说出自己的故事。她不在乎名人的八卦,她捕捉的是时代心灵史。这位2000年和2005年的年度节目主持人,从“说新闻”主持流派的掌门人,完美转型为最佳谈话节目主持人,一直掌握着“话语权”。她坚持超越于电视之外的审美趣味,为三教九流的传奇人物,设置了一间最适合与观众分享的心室。

他是永远在状态,永远青春焕发、零死角的电视节目主持人,17年来他主持的高品质稳定性令人不可思议。他是《快乐大本营》的核心竞争力,是湖南卫视娱乐帝国的综艺先锋,也是“快乐中国”口号最贴切的代言人。他集学识、亲和力、控制力、急智与喜感为一体,是中国青少年流行文化中最受欢迎的电视面孔之一。他还是主持人星系的恒星,带动了湖南卫视主持群的成长,共同向社会输送快乐正能量。

过去这一年,它拆除电视台之间的围墙,跨越国界,以“好看”作为唯一标准,把热播剧和综艺节目搬上“小屏”;它挖掘有潜力的草根制作团队,寻找普通人不普通的故事,制造符合网络审美的节目和主持人,再把他们输送给“大屏”。它打破“沙发—电视机”模式的时空限制,开启移动即时收视的新生活方式,随时随地为3亿用户服务,以首次盈利为全行业点燃了希望。走过培养用户习惯的时代,走过抢版权的时代,走过反盗版时代之后,如今优酷带来一个以网络风格与互联网精神制胜的全新时代。

很少有一个机构集聚了那么多kuso气质的创作者,也很少有一个机构,能够把亚文化推广得如此风生水起,在网络上收获难以置信的点击量。它以平均5分钟的内容打败大制作的热门电视剧,它是国内新媒体广告营销的先行者,它的创意挑战人们的想象力,它不仅拥有点子,还拥有出众的文化输出能力。它的逆袭,展示了互联网颠覆内容行业的速度与力量。

它脱胎于王石的视博,如今在各大视频网站拥有独立频道,因2013年波士顿爆炸事件视频走入公众的视野。它既讲述王石和他企业家朋友的故事,也关注万科公司事件与业主的社区生活;它一改纸媒时代信息和价值观的单向流动,以参与、分享及互动拉近粉丝和传播者的距离;它巧妙地传递着企业文化,创造力和企图心却远不在此。

提名:暴走漫画(《暴走大事件》)/飞碟说(《飞碟说》)/耿军(《锤子镰刀都休息》)/顾先扬(《温暖又舒服的地方》)/淮秀帮(《HELLO甄嬛》)/叫兽(《万万没想到》)/刘循子墨(《报告老板!》)/罗振宇(《罗辑思维》)/雷磊(《照片回收》)/卢正雨(《嘻哈三部曲》《嘻哈四重奏》《大侠卢小鱼》)/卢恒宇、李姝洁(《尸兄》)/《一分钟性教育》团队(《一分钟性教育——给未成年人看的小电影》)/肖央(《老男孩》)/有妖气原创漫画梦工厂(《馒头日记》)/谢文君(《正在消失的羊城》)

一手《嘻哈三部曲》,一手《嘻啥四重奏》,清新、励志加幽默的卢氏风格,让他拥有百万粉丝。他是最早从事网络短片创作的视频界元老人物,至今不失网络气质与新锐精神——他是屌丝时代的绝世高手,在扯与萌间游刃有余;他是网络时代的喜剧之王,在喜与悲中收发自如。他一边致敬一边颠覆,创造出了带有个人风范的互联网喜剧模式。

4月6日,浙江卫视推出《中国星跳跃》,第二天江苏卫视则推出了《星跳水立方》。都是跳水,都是明星,唯一的区别是,浙江卫视购买的是荷兰公司Eyewoks的版权,而江苏卫视则是德国公司Banijay International的节目版权。有趣的是,之所以没把同类型的两档节目版权都买下,据说是因为荷兰和德国这两家公司正在打版权官司。不管怎样,国内的两大卫视并不在乎节目对冲,于是从4月到6月我们的荧屏上都水花四溅。

无论是斥责低俗还是主张观众自主选择,令人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要跳水?中国综艺真人秀节目的类型从歌唱到舞蹈、从草根到明星,已经基本上穷尽了棚内节目的可能性,而户外、专业类则一直在中国不温不火。把演艺明星拉到跳水这个专业领域来,造成了明星的草根形式,而跳水节目则既有棚内的调度手法又有户外的不确定感,在目前的节目水平和选手资源的前提下,跳水节目试图最大限度地捏合几种真人秀节目的特点,也可以说是努力在几种节目类型的夹缝中找到出路。当然,对观众来说,最大的看点除了看明星的业余表演,也可以看看明星是否整容。对于这种市民化的趣味,我只想说:“说好的比基尼呢?”

自从智力竞猜类节目式微之后,专业或半专业性质的竞技类真人秀节目就风头不再了。但几档有趣的节目在2013年凸显,8月2日首播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是其中的翘楚。CCTV-10播出的这档节目不仅收视率高企,也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响,让人惊叹科教频道也能做出具备娱乐性的节目。参赛的孩子们让成年观众连声赞叹,落落大方的南京选手王笑奕更成为传播热点。《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主考官群体阵容强大,包括郎永淳、李梓萌、李文静等央视主播,他们的形象和语音为这档节目加分不少。此外,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也收视不俗。

2014年1月3日,江苏卫视播出《最强大脑》,自我评价是“国内首档大型科学真人秀,是一档传播脑科学知识、专注脑力竞技的节目”。对于国内观众来说,其节目形式可算非常新颖。围绕这档节目的不仅有着科学性的讨论,也有着对教育和社会环境的思考,但对普通观众来说,它更像是一个展示奇人异士的猎奇窗口。对泛科学类节目来说,现在的中国缺乏的不仅仅是制作经验,还有观众的接受度。

2013年,大陆综艺节目还完成了对台湾市场的逆袭。《我是歌手》第一季因为集合了林志炫、杨宗纬、彭佳慧、辛晓琪、齐秦等多位台湾歌手,而在台湾掀起话题,东森新闻全程转播总决赛。中天电视也曾播出《中国好声音》第二季获得高收视。一向被台湾综艺节目影响的大陆,终于也有可以影响台湾的综艺节目。但仅仅一年后,大陆综艺在台湾的影响力就开始下降,八大电视(GTV)于2014年1月18日开播《我是歌手》第一季,收视不佳,3月29日开播第二季,有待观望。中天电视播的《全能星战》同样收视低迷。有评论指出,感兴趣的观众已经在网络观看过节目,因此影响了收视。(几大电视台在YouTube上都有账号,不要说你们不知道。不过,它们封锁了港台IP,逼到港台网友要翻墙,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作为一档开始不被看好的节目,《爸爸去哪儿》的确定位尴尬:真人秀?亲子节目?竞技?广告商“临阵脱逃”,播出档期久定不下,但最终2013年10月11日播出的《爸爸去哪儿》第一集斩获全国收视率1.1%,份额7.67%,全国第一。第二集直接飙到2.5%,第三、四集破3%,成为所有电视频道晚10点档第一个收视率达到3%以上的节目。与此同时,《爸爸去哪儿》参与嘉宾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知名度飙升,微博粉丝数以十万级起跳,各种话题也在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上热炒。

有着《变形计》和《我是歌手》混合基因的《爸爸去哪儿》,既汲取了韩国原版的故事性,又在细节上突出了本土化和时代感。灵活的镜头总是随着故事线行走,而剪辑和字幕、音乐的完美融合则让年轻受众开怀大笑。有网友搜罗了《爸爸去哪儿》每一集的每段配乐,发现大量来自欧美日韩的流行音乐和游戏动漫音乐,立刻博得了“自己人”的赞美。而萌元素的潜移默化也让这档节目赢得了年轻人的喜爱。

但最让此节目拥有社会化影响力的是这个节目的人物关系。相比这两年一直霸占荧屏的个人奋斗式的选秀节目,《爸爸去哪儿》回到了最核心也是被破坏得最严重的人际关系上——家庭。“421”的中国式家庭结构、父亲角色的缺位、教育问题、城市漂一代、空巢老人、剩男剩女,几乎所有的族群和社会话题都能在《爸爸去哪儿》这个节目上找到自己的意义,我们因此也发现一直以来湖南卫视引以为傲的年轻观众群也到了生儿育女的阶段了。

张亮说过,他身边有不少同时肩负经济和精神压力的80后朋友一直有生育恐惧症,看完节目打电话给他,“有些之前不敢生孩子的都想生了”。中国城市人口构成的主力年龄结构在25岁到40岁,如今这一代人正面临生育和孩子教育问题。这一代人也在颠覆传统的现代父子关系。平等、亲密的父子情谊正成为新的主流,严肃、距离感和控制欲的传统父子关系不再讨喜。

《爸爸去哪儿》的大电影同样不被看好,但2014年1月31日大年初一全国公映的《爸爸去哪儿》电影版据说最终票房超过了7亿。批评者集中火力批评“这能叫电影吗”,但问题是,购票入场者却从来没思考过这样的问题。批评者的思维方式可以理解,但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是毫无意义的。一款文化产品的衍生物在影院上映,你说它是电影如何,不是电影又如何,影院只是众多载体中的一种而已。

前几年,《蜗居》和《奋斗》红遍大江南北,讨论的是80后从进入社会到稳定的过程,而2013年两部有影响力的电视剧《小爸爸》、《辣妈正传》讨论的则是这一代人为人父母的现状。9月2日首播的《小爸爸》和9月14日首播的《辣妈正传》相映成趣,要自由、要美丽、要打拼、要玩闹的一代人还没准备好,就要承担对下一代的责任了。

这代人面临的社会压力和以往不同,而他们对电视节目的观看方式和参与方式也不同。他们在网络上观看电视,在社交网络上推荐电视,评论、吐槽、点赞、关注、转发,他们不在乎看的东西被定义为电视还是电影,只在乎是否拥有同样的趣味:萌、CP、搞笑、变造、同人……以趣味共同体为联结的人群在一起消费文化产品,无论这个产品是什么。

除了《纸牌屋》的剧情和制作之外,它在中国的火爆显然迎合了当下中国互联网界浮躁急切的情绪。一个单词——大数据——正在中国流行,洋洋自得的自媒体、痛苦转型中的传统媒体、迫切需要新故事的寻求投资者都在无数个论坛上讲过《纸牌屋》的故事,搞得好像他们每个人的额头上都刻着“我就是Netflix”一样。

《纸牌屋》并不是Netflix最早的所谓“数据挖掘”自制剧,《莉莉海默》才是,而且后来再次大规模“数据挖掘”的《铁杉树丛》不但没有成功,还被批评为2013年最烂美剧。再说了,签下英剧《纸牌屋》原版改编权的是电影《巴别塔》的制作公司MRC,CEO莫迪·维克茨克公开表示,剧集的诞生源于公司一名实习生的推荐。所以,实习生比大数据更重要?

《来自星星的你》(以下简称“星你”)怎么看也不像是可以全民追捧的样子,而韩剧在中国观众的认知中早已有了刻板印象:唯美、冗长、狗血。但“星你”有一个很好的基础,2013年另一部在中国热播的韩剧《继承者们》把“长腿欧巴”这个概念植入年轻(女)观众的潜意识。李敏镐在春晚的登台宣示着新一代韩国男星的美学标准正式向中国输出,之后他又和阿里巴巴合作,出现在随处可见的路牌广告上。但摘果子的并不一定就是种树的,金秀贤笑到了最后——对了,“长腿欧巴”是轻易不笑的。

“星你”和《继承者们》最大的不同在于,后者依然是韩剧的刻板印象,只能吸引部分忠实粉丝,而“星你”则有很大的扬弃。“星你”维持着“长腿欧巴”的冷艳形象,从《继承者们》那里笑纳了韩剧忠粉的拥护,又加入全智贤这样的知名度、美誉度俱佳,又不惜脑洞大开的女神,立刻俘获了向来对韩剧不太感兴趣的男性观众。正如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宣战策略一样,“星你”在人物配置上就最大限度地吸引到观众。

而故事模式依然传统,但“星你”的情节紧凑(在韩剧中),每集都有事件推动(对于韩剧这已经是惊喜了),很好地改善了韩剧的观看疲劳症。对比《继承者们》的20集,“星你”21集的长度可以说是戏剧冲突相当密集了,基本上没有只靠拥抱、对视和音乐来消耗时间的地方。说起来,“星你”不算是典型的韩剧,这个剧本拍成美剧依然可以成立,譬如《当莎莉遇到哈利》那样的欢喜冤家类型。

再回溯“星你”的走红,我们会发现,社交网络和个人口碑传播是最重要的推动力。从明星微博、个人微博的各种花痴,到国内一众互联网公司集体跟进,在自家产品里埋入彩蛋,比如微信的“炸鸡和啤酒”,“星你”成功示范了互联网传播的途径。当然,这又是一个先有成功然后倒找起因的故事,相信此后的各种论坛上我们又会看到额头上刻着“来自星星的你”的各色人等。

《纸牌屋》和“星你”分别戳中了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的痛点。《纸牌屋》是对日渐溃败的男性气质回归的渴望,是对权力美学的崇拜,是挥斥方遒的男观众的白日梦。“星你”则是事业与爱情双赢的女性主义视角,是女观众的白日梦。你要权力便给你权力,你要爱情便给你爱情。它们都是极为传统的戏剧模式,精美、可控,再加入现代的时尚元素调色,成就了男女观众各自梦想的美学范式。关于两部剧的具体评述,可参见《新周刊》iPhone客户端最新一期报道,不再赘述。

很难想象,亲子节目会受到年轻观众的追捧,萌到一脸血的萝莉和二次元风格的字幕、音乐立了大功,CP控和同人控完成了对任何节目的侵略。很难想象,电视节目会衍生出电影乃至游戏(游戏内购的豪华宝石包价值198元),泛文化产品消费者愿意为这些新兴渠道埋单。很难想象,一个香港年轻歌手会引发全民热潮,年轻人乐于向中年人推介他的各种资讯,后喻文化和并喻文化在社交网络上有着最低廉的成本。很难想象,中国的电视观众会乐于观看需要大量深奥背景知识的美国政治剧,互联网的开源和共享特性让语言和知识不再成为壁垒。很难想象,韩剧再次树立美学范式,由时尚博主和淘宝达人所归纳的各种资讯成为了人人即插即用的时尚指南。

邓紫棋的YouTube个人频道拥有6000万点击量(2012年数据),是所有华人歌手艺人之最,当然,她也有自己的手机应用。与其说《我是歌手》发掘了旧歌手的新面貌,倒不如说迎合了新受众对新歌手的喜爱,这从社交媒体的传播效果上可以看到——旧歌手所对应的旧受众缺乏行动力,他们永远不如新受众那么有激情也有能力去主动传播。而“星你”成为全民热潮之余,二千和都教授的妆容服饰也在淘宝上成为一时之新。